转帖:1969 年 6 月份上海知青综合篇

一九六九年六月十五日

《解放日报》转载《人民日报》13日文:《摆正再教育工作中的几个关系帮助下乡知识青年健康地成长》。该文章介绍吉林省安图县红旗大队对下乡知青管理教育的几点经验。

[注](《解放日报》1969年6月15日,第2版)该经验为:政治上关心和生活上关心,以政治上关心为主;人人负责和专人负责,以人人负责为主;帮助改造世界观和传授领导技术,以帮助改造世界观为主;经常教育和集中教育,以经常教育为主。

欢送高静慧等上山下乡(吕焕皋提供,刘琪摄)
欢送高静慧等上山下乡(吕焕皋提供,刘琪摄)

一九六九年六月十六日

《文汇报》刊登文章,介绍市中学红代会常委自毛泽东“12. 22”指示”发出后,“打报告,表决心”,带头上山下乡。

[注1](《原市红代会常委带头上山下乡》,《文汇报》1969年6月16日,第3版)该文称,带头上山下乡的中学红代会常委有屠柏森、姜彪、江浩、夏宁、叶定海、王建华、高静慧、顾炜、金训华等。1968年7月份,当“有些人怕到阶级斗争十分尖锐、复杂的市郊农场去”,很多人等待进工矿的时候,屠柏森首先带领一批红卫兵赴市郊农场。姜彪、江浩、夏宁、叶定海等也赴奉贤、长兴岛、黑龙江、江苏等地农场。1968年10月、11月,当部分青年不愿去农村插队落户的时候,王建华走“邢燕子的道路”,带头到江西插队落户,并带着小分队在江西实地调查,“宣传插队落户的革命化道路,带动一大批人下乡插队落户”。今年,中学红代会负责人高静慧又带头到内蒙古插队落户,顾炜、金训华也随着去黑龙江插队落户。

他们中间有的人员曾产生过不正确的想法:“造反到现在那么长时间了,总可以留下来当个机关干部。”

[注2](《红卫兵的好榜样》,《文汇报》1969年7月7日,第3版)《文汇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赞高静慧等上海市中学红代会常委带头上山下乡,认为他们的行为“值得称赞,值得鼓励,值得学习”。

一九六九年六月十六日

市半工半读、中专技校下乡上山办公室印发《关于严重疾病不能参加劳动已下乡上山的知识青年退回上海的处理意见》。

[注](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B135-4-247-9)处理意见列举如下:

一、凡身体残缺和有精神病、羊癫疯、严重心脏病、严重关节炎等慢性疾病、以及患开放性传染病(如肺结核、肝炎),在短期内不能治愈,可同意退回上海。

二、下列情况,与安置地协商,不退回上海,在当地予以治疗和作适当安排。1.过去身体健康,去外地农村后生病因工伤残的;2.虽有各种疾病,而在短期内能治愈的。

三、各地退回青年,事先需县以上医院检查证明,并经两地组织协商解决。凡插队落户者,应有当地专区一级,国营农场的,应由其协商解决。凡插队落户者,应有当地专区一级,国营农场的,应由其上级主管部门(县属农场由专区一级),军垦农场经师一级,同我市有关区直接联系协商,求得统一意见后再退回上海,并有各区报市革委会下乡上山办公室备案。上述经同意退回的知识青年,均应准予报进户口。由其家长负责治疗,恢复健康后,再做适当安置。

一九六九年六月十六日

市乡办向市革委会呈送《关于下乡上山知识青年遗失行李问题的处理意见》。该《意见》提出解决办法:由本市有关单位工作原因造成的,由本市负责,酌情给予经济和票证补偿。由安置地区工作原因造成,由当地解决。由铁路运输部门责任,造成行李遗失,由铁路运输部门按额度赔偿。

[注](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B228-2-71-106)该《意见》表示:今年3月至5月,共运送知青行李约40万件。途中由于工作差错、偷窃等原因,造成85件行李查无下落。遗失的行李,绝大部分为生活必需品。

一九六九年六月十七日

市乡办发布《关于下乡上山安置工作若干政策问题的试行意见》。该《意见》对上海知青在投亲插队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做出具体的解答。

[注](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B228-1-34-16)该《意见》指出:对采取送礼、行贿、工厂“协作”、私刻图章等手段,取得当地队、社、县级证明投亲插队,事后被发现,当地提出退回者,本市重新分配,并对当事人进行处理。

一九六九年六月十八日

市乡办反映,有少数知青陆续倒流上海,据对黄浦、长宁两区的调查,已发现241人,约占两区1969年以来去外地知青总数的0.77%。还有少数知青因患重病,遭遇交通、工伤事故、自然灾害(如龙卷风)或被人伤害而致重伤、死亡等,或发现政审条件不符等,被退回上海。目前已死亡34人,重伤回沪10人,通过当地组织联系退回上海的有243人(因病自行回沪的未计在内)。(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B228-2-460)

一九六九年六月十八日

黄浦区革委会转发区上山下乡指挥部《关于进一步开展群众性宣传动员工作,掀起上山下乡新高潮》的报告。

[注](中共上海市黄浦区党史研究室编:《中共上海市黄浦区党史大事记》,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9年版,第280页)据统计:全区三届毕业生和社会青年共计5.3万人,已有2.44万人奔赴农村、边疆。5月份开始,毕业生上山下乡工作已从学校转移到街道,以街道为单位,组成“学校、街道上山下乡联合指挥部”。

一九六九年六月二十六日

《解放日报》转载《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文章认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一项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革命措施,是关系到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大问题,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百年大计,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需要,是一场深刻的思想大革命”。(《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解放日报》1969年6月26日,第1版)

市乡办发出《关于知识青年下乡上山新发生的若干经费开支问题的处理原则》,其中就各类车旅费与医疗费等拟定了具体的处理办法,作为内部掌握答复的口径,原文不下达。

[注](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B228-2-460)市乡办文件规定如下:

一、知青自行倒流回沪,车费应自理;未经批准自行爬车去外地的知青,其回程车费,也应由本人负责。如已由护送人员垫付,垫付的车费,应由家长负责归还。有困难的,也应由家长向单位或地区申请借款。

二、、被批准去外地的知青,因事后发现政审条件不符,或因病不能在农村坚持劳动等,经当地与上海协商同意退回的,回上海的车费应由国家负担。如安置地不能解决的,可在各区下乡上山经费中开支。

三、关于几项医疗费问题:

1.凡在旅途中生病或发生意外事故受伤的,所需医疗费用均由各区下乡上山经费中支付,但住院期间的伙食费应由本人自理。如属交通事故,交通运输部门负有责任的,其医疗费应由交通运输部门酌情解决部分或全部。

2.已安置在农村的知青,发生病、伤,应就地治疗。如自行来上海治疗,其来往车费和医疗费概由本人负担。个别如患重病或因故重伤,当地确无医疗条件,经县一级证明到上海治疗的,医疗费也应由当地负责。如病情急需治疗,而费用又一时尚未着落,可暂由各区下乡上山经费中垫付,以后由外地归还。

四、下乡知青因公负伤,遭遇自然灾害、交通事故,或被人伤害,伤势较重,危及生命,或因病因故死亡,家属去当地探望或料理后事等,凡经乡办同意(一般只限1-2人),其来回车费,可由各区下乡上山经费中支付。

因病或发生其他问题,家属自行去当地探望,其来回车费,一律自理。

口头传达的补充说明:

第二条补充:因病或政审条件不符等退回的青年,必须经两地协商同意。如这些青年在下乡前,原已明知其有严重疾病,不应动员去的,或在政审条件明显不符,又未与接收地商量片面决定去的,财务后勤部门,不应轻易给予报销,应找原经手人说明情况,吸取教训,防止今后发生类似情况,以免造成浪费。

第三条补充:火车到达以后,至安置生产队途中发生意外事故受伤的,其医疗费应由当地负责解决。

遇有特殊情况,可请示区革委会参照以上原则掌握处理


来源: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